奈斯比特:中国“体制崛起”且看十年,,

奈斯比特:中国“体制崛起”且看十年,,

2018-01-18 03:10 作者:小编

的人顺应趋势,有的人猜测趋势,有的人研判趋势。

美国未来学家约翰·奈斯比特(JohnNaisbitt)就是研判趋势的高手。

1982年,他凭借一本《大趋势》一举成名。书中提出的“由工业化到信息化”、“由层级化到网络化”、“由集中化到分散化”等大趋势,后来被证明为极富远见的判断。

2010年,他和夫人多丽丝(Doris Naisbitt)合著《中国大趋势》,在中国经济奇迹令全球瞩目之时,响亮地提出一个令西方多数观察家蹙额的命题:中国的崛起不仅仅是经济上的崛起,而是一个新体制的崛起、一个新社会的崛起。

两年之后,中共十八大提出“体制自信、理论自信、道路自信”。三年之后,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并将“在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上取得决定性成果”的时间设定在2020年。

奈斯比特的大趋势预言通常以十年为期。换言之,2020年将同时见证,三中全会提出的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性成果”和奈斯比特关于中国“体制崛起”的预言,是否会成为现实。

而就在2011年的第二届NU SKIN如新大师趋势论坛上,奈斯比特夫妇生动阐述了他们研判中国大趋势的思维方式,也令人耳目一新。

中国成就质疑“普世”成见

正是敏感地捕捉到了“中国大趋势”这一命题的意义,2011年,第二届NU SKIN如新大师趋势论坛邀请奈斯比特夫妇作为主讲大师,同内地、港、台两岸三地的事业经营伙伴和社会公众分享他们的远见卓识。

一开讲,奈斯比特夫妇就将话锋直指西方世界的“普世”成见。

多丽丝说,西方对于中国、对于其自身的看法大部分形成于20世纪后半叶,那些思维如今都已经过时了。约翰进一步解释说,20世纪和21世纪之交,美国和西欧都处于一种“踌躇满志”的自得情绪之中。一方面,冷战的结束和苏联的崩溃让美国觉得自己已经天下无敌,西方的、特别是美国的制度和价值观赢得了历史的最终“胜利”。另一方面,西欧国家通过五十多年的不懈努力,变成了有着一致目标的共同体。他们既感到十分自豪,认为这是20世纪后五十年人类的一大成就,又对欧盟的未来非常自信。

在约翰和多丽丝看来,正是上述自得情绪让西方人产生了“普世”成见。

“一切似乎都让西方国家证实了它们原本的想法,那就是它们的治理方式已经胜出了,它们的世界观才是正确的,它们所信奉的价值已经变成了普世价值。”约翰说,“于是,它们仍认为世上所有国家、所有人都应该信奉这一套价值,采用跟它们一样的制度。西方国家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来看待、分析全世界的,且一直持续至今。”

但是,现实给西方泼了一盆冷水。

在约翰看来,到了2010年,世界的形势与2000年西方的想象有很大的不同。美国虽然仍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但是恐怖主义、金融危机和国内政治僵局已令其疲惫不堪。欧盟则更为可悲,在政治一体化进程上节节败退,在经济上深陷危机。

与此同时,人们看到快速发展的中国以大国姿态跃上了国际舞台。短短十年中,中国不但先后超越德国、日本,成为经济总量排名全球第二的国家,仅次于美国;而且还成为美国最大的债权人。奈斯比特夫妇认为,未来,全球竞争将围绕美国和中国而展开,但不会是冷战时期的意识形态较量,而是经济上的博弈。

“中国有限公司”治理结构更高效

随着进一步深入分析,奈斯比特夫妇指出,国家间经济竞争的成败,归根结底取决于各个国家管理经济的体制所各自具有的竞争力。他们用企业治理结构作比,来分析体制竞争力的含义。

“例如美国这家公司,它有一位CEO,却有两个董事会。而且这两个董事会彼此内斗,其主要目标就是要证明对方是错的。”多丽丝说,“欧洲的情况更糟。欧盟这家公司根本没有CEO,董事会倒有27个。而且,从一开始,这家公司就有两个相互矛盾的宗旨,一个想要追求所谓的自由市场,另一个想要追求民主社会主义。到头来,27个董事会同床异梦,各自为政。”

“再看"中国有限公司",它有一位CEO,而且也只有一个董事会。公司高管和董事会内部固然会有一些讨论,甚至一些争执,但他们会建立共识。一旦建立共识,他们就会同心协力朝同一个方向迈进。因此中国能够有长期视野,能够拟定最佳的国家发展战略。”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