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昆山爆炸台企:员工工作超时情况严重,,

起底昆山爆炸台企:员工工作超时情况严重,,

2018-02-24 02:13 作者:小编

起底昆山爆炸台企安全缩水伴随业绩滑坡

黎宇

昆山爆炸事故被定性为责任事故,引发事故的因素初步判断为除尘设备和电器防爆配置缺失。而《第一财经日报》调查发现,发生事故的企业2009年起出现业绩下滑,在安全生产方面的投入有可能因此受到削减。

原因初步掌握

昨日,昆山会展中心里聚集着数百人,昆山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爆炸案的伤者亲属就在其中,一些志愿者和医疗人员也在此守候。每隔几十分钟,几位特勤人员就从会展中心的中央通道一侧抬出一块白板,放置在外侧大厅的中央。白板上是连续几天来对数百人DNA采样后的检验内容:江苏及上海十多家医院的受伤、死亡人员名单。

一旦有白板出来,分布在各角落的亲属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查看。昨日中午12点,安徽人小徐正和朋友在会展中心的B区内交谈着,这时远处走来一位小徐的亲戚,哽咽地告诉她:“名单出来了,死亡。”小徐愣了一下,站起身踉跄地走了十多步,来到白板面前用了十多秒反复地看了亲人的名字后,一下子摊在了地上失声痛哭了起来。

截至昨日12时,中荣金属爆炸案已造成75人死亡,小徐的家人就在里面。

据新华社报道,中荣金属爆炸特别重大事故调查组组长、国家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昨日在调查组全体会议上表示,根据事故暴露出来的问题和初步掌握的情况,涉事企业问题和隐患长期没有解决,粉尘浓度超标,遇到火源发生爆炸,是一起重大责任事故。他指出了引发此次事故的相关因素:

企业厂房没有按二类危险品场所进行设计和建设,违规双层设计建设生产车间,且建筑间距不够;生产工艺路线过紧过密,2000平方米的车间内布置了29条生产线、300多个工位;

除尘设备没有按规定为每个岗位设计独立的吸尘装置,除尘能力不足;车间内所有电器设备没有按防爆要求配置;安全生产制度和措施不完善、不落实,没有按规定每班按时清理管道积尘,造成粉尘聚集超标;没有对工人进行安全培训,没有按规定配备阻燃、防静电劳保用品;违反劳动法规,超时组织作业。

杨栋梁还表示,除了企业法人代表、董事长吴基滔等相关负责人是主要责任人外,当地政府有关官员和相关部门的监管责任落实不力。

除尘设备不适用?

目前,外界对此次事故最关注之处在于:中荣金属的除尘设备是否适用、是否按照安全要求使用?

昆山市环保局网站显示,2007年公布的《昆山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新增两条轮圈表面处理生产线年处理轮圈达93.3万只改扩建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公示(二次公示)》称,出事车间对粉尘采用布袋式除尘器处理,去除效率可达95%。

金属材料专家李诚(化名)对本报记者表示,他坚持认为中荣金属的抛光车间不适合使用布袋式除尘器。他说,公开消息显示,中荣金属的布袋式除尘器前几个月也起火过一次。而用布袋式除尘器来吸收中荣金属抛光车间的热敏粉尘,在工厂设计上是错误的,本身就存在安全隐患。

李诚说,就环保而言,布袋式除尘器基本能满足吸收粉尘的要求,但它吸收抛光车间的热敏粉尘——铝粉的过程中,粉尘会在气流中进行摩擦,吸收越多,摩擦也越大,导致气流的温度升高、铝粉被加热。一旦出风口出现闪火点,火势会瞬间被倒引回车间内,发生大面积闪燃。这种布袋式除尘器的原理类似家用吸尘器,需要按规定清理管道和更换布袋,否则就会放大火灾危险,这就像家用吸尘器,如果一直使用而不更换滤袋,滤袋内的灰尘会导致机械温度异常上升并最终损坏吸尘器。

在李诚看来,中荣金属最适用的除尘装置是静电除尘器,这类除尘器利用静电富集的原理对粉末进行吸附,但成本较高。

李诚表示,在热敏粉尘富集、空气摩擦导致升温的情况下,中荣金属的车间发生闪燃有两种可能的诱因,一是静电,二是水。现场图片显示,车间屋顶爆炸后被向上炸开,表明是水的因素诱发了闪燃。

调查组会议上公布的信息也称,一种起火的可能原因是:8月2日是台风天气且早上刚下过雨,长期堆积的粉尘遇水后氧化自燃,首先引燃了管道内的粉尘,进而导致更大范围的爆燃。

台商吴基滔其人

中荣金属到底是谁在经营,又是怎样的一家企业,为何会造成这么大的伤亡?

根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调查,现任法人代表吴基滔并非公司的创始人,不过该公司(1998年)成立后的2年时间,吴就成了公司的核心人物。这家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一度也创出过较好盈利,但受金融危机的影响,业绩在2009年起出现下滑。由粉尘燃爆引起的这场特别重大事故,是否是因企业业绩不佳而忽视了环保投入,暂无结论。

相关资料显示,中荣金属为一家外国法人独资公司,投资者是维京福茂国际企业有限公司(Formosa International Enterprises Limited,下称“维京福茂”),注册于英属维尔京群岛。维京福茂的董事长为吴祐雄,美国籍。而中荣金属的法定代表人则是吴基滔,他也是公司的一把手。

吴基滔,台湾彰化县人,1987~1990年就读于台湾成功大学,1991~1992年在美国GOLDGATE大学获得国际金融硕士学位后,加入了美国HAUPHSHIRE CO,LTD公司,此后入职台湾宏碁[微博]电脑、台湾日盛证券等,1998年进入中荣金属。

不过,中荣金属的第一任董事长并不是吴基滔。1998年创建时,该公司董事长名为沈大炉,曾在世光实业有限公司工作过多年,1991年出任中允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允实业”)董事长。而中允实业透过维京银鹰国际有限公司(下称“维京银鹰”)投资了中荣金属。到2001年8月29日时,中荣金属的投资人维京银鹰将股权全数转给了维京福茂。

中荣金属的董事会成员也曾多次更替。1998年,该企业董事长及副董事长分别为沈大炉、沈大铭,他们都曾在世光实业长期工作,1993年沈大铭进入维京银鹰。而中荣金属创办之初,吴基滔为总经理,2年后即2000年,含沈大炉、沈大铭及吴基滔在内的5位董事会成员,变为了1位执行董事,也就是吴本人。2000年8月,身兼董事长和总经理两职的他,决定年度财报、收支预算、利润分配等公司重大事宜。此后,吴基滔申请继续更换董事会成员,从1位执行董事增加至8人(含7位董事、1位监事)班底,他仍然是中荣金属的董事长。几乎是在同时,维京福茂公司代替了维京银鹰,成了中荣金属的新股东及出资人。

2009年起经营下滑

从上世纪90年代末算起,中荣金属已在昆山安营扎寨了近16年。据1998年8月的昆山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意向协议书,当时昆山市国土管理局将昆山开发区的兵西工业配套区内的3.33万平方米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给了中荣金属公司,出让地价近500万元。

中荣金属那时的注册资本为500万美元,预计总投资1250万美元,其中设备支出约381.9万美元,一期厂房的建筑面积为8500平方米。

不过,到了2001年7月,也就是中荣金属即将经营满3年的时候,该公司称“因维京银鹰扩大经营,资金周转困难,为保证投资方的正常运作,申请减资”。昆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也同意了该减资申请,该公司的投资总额由1250万美元减至760万美元,注册资本由500万美元减少至380万美元。直至2008年,该公司的注册资本才由380万美元增加至880万美元。

在经营企业的初期,该公司定位于生产销售汽车后视镜和汽车零配件等五金件的金属表面处理加工,同时销售自产品。那时,该公司向有关部门介绍自己的生产工艺流程主要是“进料、前处理,二次处理,烘干,品检包装和成品入库”,主要原辅材料为聚氯乙烯、硼酸、镍等,并没有提及这次粉尘中的所含物质“铝粉”二字。不过据该企业多位员工称,该企业的核心产品还是汽车轮毂,后视镜的销售额应不大。

16年的时间,资产从3000多万元跃至亿元的中荣金属,业绩一度猛升,但受到金融危机的打击较大,此后虽有起落,但直至可查询的2012年时,仍未能恢复到顶峰状态。

1999年,刚满1年时间的中荣金属销售收入为546.17万元,净利润-1018.83万元,资产总额为3369万元、负债1312万元。2002年,在员工增至260人时,业绩明显提高,收入达2047万元,净利也改善至-305万元。

2006年和2007年该公司经营效益极佳,收入分别为1.738亿元、1.5亿元,净利润近4000万元、2113万元,从业人员也在2007年达到了820人之多,中荣金属对厂区进行扩建的时间段同样集中于这几年。

但是,金融危机对中荣金属的打击相当大。2009年,其订单大幅下降,收入仅为1942万元,亏损669万元。此后虽然逐步上扬,但到了2012年,7926万元的销售收入、722万元的净利润与2006年已不可同日而语。

经营压力可能导致企业增加工时并降低劳防成本。多名员工告诉记者,尽管中荣金属工人月薪为4000元到5000元不等,但劳动强度很大,工作超时情况严重:“中荣金属很难招到人,工作非常辛苦。抛光车间从早上7点上班,直至晚7点甚至更久才下班,其中只有半个小时的吃饭时间。每个月要按要求完成工作量再休息。抛光车间的员工几乎都是站着工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