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ger Leeds:PE的重要价值在于为企业创造价值,,

Roger Leeds:PE的重要价值在于为企业创造价值,,

2018-01-18 03:36 作者:小编

2009年11月9日至28日,由北‘京市金融工作局、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北京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全球新兴市场股权投资基金协会主办的“2009全球PE北京论坛”在北京大饭店隆重举办。在遭受金融危机重创一年后,世界经济出现了企稳的迹象:全球股市强劲反弹,实体经济开始复苏,人们的信心逐渐恢复。在这种背景下,全球的PE/VC又将面临何种机遇与挑战?对中国这块热土又是如何看待?以下是下面是搜狐财经现场发回的报道:

全球新兴市场PE协会主席Roger Leeds我经常发现大家对于PE有很多的误解,尤其是PE投资到,在发达国家国家的PE跟新兴市场的PE大家还是有很多误解和不了解,所以我要提一些想法,也许在座的各位不一定同意,但是我认为投资像中国或者其他新兴市场的这种PE,他们这种资产级别是与投资发达国家西方国家的这些PE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资产级别。

但是那是因为它的风险所面临的机遇是完全不一样的,当然程序是一样的了,我们一开始做投资,做调查,会经过谈判、估值,然后事后进行评估、管理介入、最后退出这个程序是显然的,但是光是这种类似信息是不一样的,在西方的PE跟在中国还是有本质上的不一样,不一样在哪里呢?我给各位举一个例子来说明为什么我觉得新兴市场的PE与发达市场的PE是完全不一样的,尤其是在中国的PE,还有中国PE的一些操作方式是非常不一样的,首先我们想到在西方国家比方说像凯雷,这样的西方国家的一些PE基金,它们的基金规模是数十亿美金,数十亿美金并不代表它好,或者是不好,只是说他们的投资额每一笔交易,每一单的金额是非常高的,就是他们在中国要看到这么大一单的这个交易可能是比较不太容易。

所以在中国PE的这些相对来说每一单可能会比较小。那么同时我们也看到在西方的这些交易,他们有些未必是完全是PE的,因为有些PE它其实是把这些上市公司给拉下来,让它下市,这跟我们传统想象的在中国的这种PE是不太一样的,中国永远是把一个未上市的公司做成上市,但是在国外会把上市公司做成私有公司,另外一个不同,就是在中国的私募基金还有其他新兴国家的私募基金做的杠杆非常少,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放贷的市场不够,但是在西方杠杆基本上融资的渠道是非常丰富的,在国外做这种杠杆收购70%、80%的一些公司并购其实都是用借来的钱做并购的,当然经济形势好的时候我们都说很好,钱借来的时候我们可以拿来买,四两拨千斤,但是到了08年、09年的势头,放在市场紧缩的情形这种杠杆就不好做了,因为它的收益会是非常少的,这是另外一个很大的差别。

另外一个就是在发达国家,我们看到PE它更是一个创造价值的过程,尤其在新兴国家,中国和新兴市场,如果你跟中国的一些基金管理员他们会说钱很重要,但是钱不是所有的,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最重要的是资金注入过程当中你可以为企业创造价值,是把钱投到一个公司当中透过双边的合作,这些PE还有公司的创始人,公司的管理层,几方之间努力的合作,齐心合力,把这个公司做的好,这是最终的一个成功退出的最重要的前提,所以PE最重要的价值体现就在于创造价值,我认为在发达国家当中这种价值创造其实是更明显的,所以这两种不同的PE之间的比较,我觉得我们要特别的小心,不要简单的把这个中国跟西方的PE混为一谈,那么另外当然在发展中国家进行投资的时候,风险相对是比较高的,因为在中国人才严重不足,就是在各个层面我们都很难找到有能力的基金管理人,他对某个行业有专门的了解,而且光是要累计他在行业的经验就要花好长的时间,然后再让他作为基金经理人需要的时间更长,那么所以我们对于专业经理人公司理念,就是背投公司理念它的管理层也是极度缺乏的,另外公司企业管理治理在中国相对来说,不仅中国,其他的新兴市场当中也只是刚刚开始,所以企业的这种透明度,还有披露,还有会计等等,种种的操作,在新兴市场当中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才能够追赶得上发达国家这些企业的水平。

另外一个我们一定要讲到的就是退出,因为没有退出就没有PE,我们必须要有退出的机会跟渠道,我们现在深圳有了创业板,所以的确是一个非常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但是即便如此,在大部分对于中国的PE经理人来说退出仍然是比较困难的一条路,所以这个仍然是我们比较顾虑的一件事情,比较值得担忧的一件事情。所以我认为的确西方的PE与中国的PE是有一些相同性,但是我们要非常小心,不要过渡的简化或者是把它混为一谈,而我们应该要关注中国的PE与西方PE不一样的地方,因为就是这些差异使得你们会有更多的一些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