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权市场明年存四大机遇,,

产权市场明年存四大机遇,,

2018-01-18 03:26 作者:小编

本报记者 钟志敏

随着传统业务加速萎缩,产权市场一方面积极谋求新业务,寻找出路;另一方面,在国务院清理整顿交易场所的压力下,创新业务举步维艰。2012年产权市场就是在这样的矛盾下艰难前行。

但这都掩盖不了产权市场的交易火暴的持续。在资本市场持续低迷的背景下,2012年北京产权交易所和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交易额将突破万亿元大关,创新业务已成为业绩支柱。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的全面铺开,产权市场洗牌加速。充分市场化、服务专业化和个性化,将成为产权交易所的核心竞争力。

而对于2013年产权市场的发展机遇,专家表示,文化大发展、公共资源逐步进场交易、发展城镇化和区域股权交易市场的定位将给产权市场带来发展机遇。

创新业务成支柱

从四大产权交易所的半年报和三季报可以看出,2012年产权市场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是淡化传统业务,突出创新业务。

北交所集团提供的上半年交易数据显示,在上半年4770.42亿元的交易额中,作为传统业务的企业国有产权交易额只有311.02亿元;而在三季报中则没有明确透露传统业务的交易情况。

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布的三季报中只提供累计完成各类交易5.39万宗,同比增长17.8倍,各类产权成交金额同比增长175.03%,对于传统业务的交易情况没有透露。而重庆联交所上半年央企国有产权交易实现交易额31.48亿元,虽然同比翻番,但占总成交额176.53亿元的比例也不大,而企业国有产权交易则没提供交易额数据。

而在淡化传统业务的同时,创新业务则成为业绩亮点。

数据显示,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以下简称北金所)发展势头最为迅猛。前三季度北金所成交项目1289个,成交金额4657亿元,已经超过整个北交所产权交易量的半壁江山。而截至10月,在北交所近7800亿元的交易量中,北金所的交易额将近6000亿。

这些要受益于今年北金所推出的一系列业务创新。据悉,北金所顺应金融市场发展趋势,在前期深入研发的基础上,积极推动地方商业银行股权交易服务、中小企业国内信用证收益权交易服务、融资租赁收益权交易服务、公司票据交易服务、信托产品受益权交易服务、PE二级市场交易服务等创新金融服务,正在大力推进资产证券化交易平台、银行间市场中小企业私募债发行交易平台的研究与建设工作。北金所还从促进行业健康发展角度出发,组建了全国地方商业银行北京俱乐部、中国PE二级市场发展联盟等行业组织。据中国证券报记者粗略统计,除去北金所和企业国有产权交易,北交所集团其他平台的总交易额在1000亿以上。

上海方面,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落实《关于贯彻国务院决定加强文化产权交易和艺术品交易管理的意见》文件精神为契机,上半年共完成交易金额同比增长433.13%。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作为上海市碳排放交易指定平台,利用国家大力推进碳排放交易的时机,今年完成交易宗数同比增长70.50%,成交金额同比增长20.96%。南南全球技术产权交易所上半年完成交易宗数同比增长39.76%,成交金额折合人民币达到956.19亿元。目前,该所在36个国家建立了39家工作站。

重庆联交所上半年的“三公”资源等新型业务增长迅猛,成为重庆联交所和重庆市产权市场的最大亮点。据了解,上半年重庆联交所完成“三公”资源交易项目277宗,交易金额62.10亿元,同比增长7倍。同时还将产权市场与区县实际相结合,着力挖掘区域特色资源,探索开展国有房屋招租、国有开发房产销售、民营资产、二手房交易、河道采沙权、出租车经营权、集体所有制资产、个人资产,罚没林木、苗圃承包经营权、农业产业化项目承包经营权转让、农产品交易等新型产权交易业务。

行业洗牌加速

2012年产权市场面临一系列压力。

随着产权市场传统业务的加剧萎缩,拓展创新业务成为生存之道,但国务院清理整顿交易场所却压缩了产权市场创新业务的发展空间。

7月27日,金马甲发布公告,截至7月26日,“天桥沟”野山参实际认购总量未达到其发售总额的30%(即60000组)。依据《“天桥沟”野山参交易细则》的相关规定,此次发售失败,退款事宜随之启动。

金马甲相关负责人认为,全国清理整顿交易所的行动,束缚了产权交易所创新空间,在交易制度上太过于保守。特别是此次清理整顿行动中明确规定,各类产权交易所不能采取做市商制度,只能是T+5等,这些规定都束缚了产权交易所产品交易的活跃度。

从事现货交易的金马甲不在清理整顿范围尚且受到影响,对于那些从事类期货交易方式的商品交易所洗牌在所难免。

据了解,各省市已经对各类违规交易所的转型方向有所安排。山东省规定,开展中远期交易的大宗商品市场,要主动转型为现货市场,停止中远期交易,建立现货超市、网上商城,推出专场拍卖,提供鉴证、结算等服务,实现现货交易电子化。

对于存在类期货交易方式的商品交易场所,业内人士指出,向现货交易市场转型是此类交易场所的主要出路,包括交割与交易一致化,减少虚拟交易、无交割交易,避免交易量巨大而交割量却很少的情况,同时应减少杠杆化交易等投机性交易模式。

除此之外,文化产权交易所受清理整顿影响也较大。目前除了天津文交所还在实行份额化交易外,其他地方的文交所都放弃了份额化交易。在此背景下,首个全国性文化产权交易行业自律组织“全国文化产权交易共同市场”10月28日在海南三亚正式成立,第一届第一次理事会也同期举行。而在9月11日,天津、山东等5省市已在武汉签署成立战略合作联盟协议。

但是,对于这一“抱团”的模式,不少学者专家对此表示不乐观。中央财经大学文化创意研究院执行院长魏鹏举认为,在国家大力整顿的背景下,没有利益竞争的文交所可以抱团,一旦出现利益竞争,所谓的“共同市场”很快就会瓦解,这是必然趋势。“共同市场”这样松散的联盟并不能推动文交所的市场竞争、加速兼并重组,因此实际效用不大。

在全国各地普遍建立统一规范的公共资源交易市场的新形势下,今年6月,中央治理工程建设领域突出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再次向各地下发了关于《关于建立统一规范的公共资源交易市场的意见》征求意见稿,其中“国有产权交易”仍被纳入“公共资源交易项目目录”,且规定:“列入交易目录的各类交易活动必须在公共资源交易中心或网络交易平台进行。”

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在推进建立公共资源交易市场的过程中,一些省(区、市)反映,凡完成了一个省(区、市)的区域性产权交易大市场整合工作的地方,地市级产权交易机构都得以保留产权交易市场的机制体制,凡没有完成这一工作的省(区、市),其地市级产权交易机构大都被并入当地公共资源交易中心。而贵州阳光产权交易所被纳入贵阳市公共资源阳光交易中心,则开了省级产权交易机构被吞并的先例。业内人士表示,国有产权交易业务被纳入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的可能性很大,产权市场遭遇大洗牌的局面即将来临。

明年存在四大机遇

一位产权业内人士表示,当前产权市场到了精耕细作的时代,而不是靠原来处理国有资产的那套模式简单复制就能找到新业务的。充分市场化、服务专业化和个性化,将成为产权交易所的核心竞争力。

如北京产权交易所在集团本部设立了“中央企业全要素综合服务中心”;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更加注重对央企业务的核心服务,同时进一步加大了人力和物力的投入;常州产权交易所开创“链式”和“一站式”两大特色服务。

对于明年产权市场的机遇,业内人士表示,首先,十八大报告中明确提出,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强国建设,这对各地文交所发展是最大的机遇。虽然目前面临清理整顿,但是深圳文交所推出“文化+资本”的新路子得到了认可,将成为行业今后的发展模式。其次,产权交易机构和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存在竞争,但由于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的成立时间普遍都落后产权交易机构,双方需要互补,存在拓展业务的空间。第三,在“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背景下,农村各种权益的流转亟须专业平台搭桥,这为各地的农村产权交易所和林权交易所提供了难得的发展机遇。第四,中国证券业协会拟定《证券公司参与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管理办法(讨论稿)》,明确了证券公司参与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不仅可以投资入股区域性市场交易场所,还可开展“全业务”,这为各地股权交易机构注入了新的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