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江为儿道歉:没教好孩子 宁愿用棒子打自己,,

李双江为儿道歉:没教好孩子 宁愿用棒子打自己,,

2018-01-18 03:40 作者:小编

本报讯 “我宁愿你们用棍子把我打一顿。”昨天下午,在北京309医院,李双江向受伤的彭先生夫妻道歉,声音一度哽咽。9月6日晚,海淀区西山华府小区门口,彭先生夫妻在开车刚要拐入小区南门时,遭到后面一辆无照宝马车和一辆牌照为晋O00888的奥迪司机殴打。后经核实,宝马司机15岁,无驾照,系著名歌唱家李双江之子。“晋O”车牌为套牌。(本报昨日报道)

警方表示,目前,两名肇事人已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海淀警方刑拘,调查工作在进一步进行。

李双江称“没教育好儿子”

昨天下午,在309医院,被打伤的彭先生仍在住院,其妻杨女士则坐在一旁照料,二人的头上均包着纱布。“大概是下午3点左右,我们就看到李双江老师等人走进了病房,此前我们并不知道他们会来。”杨女士说。

“孩子犯下了这么大的错,做父母的肯定有责任,我没有教育好孩子。”杨女士介绍,当时,李双江握住丈夫的手,说话的声音比较低沉,说到“孩子刚刚才满15岁,不懂事”时,声音一度哽咽。

李双江称,没想到孩子犯下了这么大的错,“我没有教育好儿子,我对不起你们夫妇,我宁愿你们用棍子把我打一顿。”

整个过程约持续了十分钟。李双江向彭先生承诺说:“我忙完我的,过两天我们还来看你,你们好好休养,我会和你联系。”离开前,李双江向彭先生夫妻鞠了一躬,称一定会给个说法,要“好好地解决此事”。

奥迪车主母亲要跪地道歉

杨女士表示,昨日上午,奥迪司机苏某的父母也带着水果来医院探望他们。“奥迪车主的父母道歉也很真诚,说没教育好孩子,并说要出医药费,”杨女士说,“那个母亲甚至跪在了地上,我赶紧把她扶了起来。”

记者经多方核实,查明苏某并非网传的山西籍官二代,而是北京市房山区人(户口所在地),现为海淀区一中学高三学生,其父是山西某商贸集团董事长,现在北京经营一家汽车贸易公司。

警方称车内枪状物为塑料枪

据知情人透露,李双江的儿子所开的宝马,其实属于母亲梦鸽名下,原本是一辆白色的宝马320。

记者昨天多次拨打李双江与梦鸽的电话,但对方一直无人接听。

昨日,网络上有传言称李双江已到马连洼派出所将儿子接走。对此,警方予以否认,称两名嫌疑人正在海淀区看守所刑事拘留。

北京警方表示,经认定,苏某的奥迪车上悬挂的“晋O”车牌系伪造。从李某驾驶车辆中起获的枪状物经鉴定为塑料玩具枪。

北京市公安机关表示,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北京是首善之区,任何人违法犯罪都要依法追究责任。

晋警方否认奥迪车主为太原市公安局局长亲属

车主为逃避处罚编造理由

昨晚6时许,山西省公安厅宣传处在官方博客中发布通报称,在京滋事的晋O00888号车为假牌照。通报指出,针对肇事车主所说“我是省公安厅副厅长、太原市公安局局长苏浩同志的亲属”一事,据北京市公安局通报,肇事车主9月6日晚已承认是“为减轻处理、逃避处罚,编造了是苏浩同志亲属的理由”。

经认真核查,苏浩同志与肇事车主没有任何关系。通报称,经山西省公安厅调查,晋O00888号车为白色丰田牌越野车,所有人为山西省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注册登记以来,未补领过号牌。通报说,经与山西省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核实,该车为领导下乡使用公务车,无出车任务时停放在省劳教局定点的修理厂。通报表示,9月7日下午,该车悬挂车牌,停放在修理厂内。

经省公安厅交警总队牌照所鉴定,该车悬挂的号牌真实有效。据此确定,北京市公安局所扣查的晋O00888号车牌是假号牌。

伤者:接受道歉已委托律师起诉

在微博上称是普通外地来京创业人员,“不认识什么部长”

昨天下午5时许,在北京309医院急诊楼门口,聚集了十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

已做法医鉴定

据一名知情人透露,昨日上午,彭杨夫妻二人曾经离开过医院,去鉴定机构做了法医鉴定,还请了律师来,准备起诉打人者。不过,杨女士在电话里称,“就我个人而言,对这两个孩子,其实并没有那么大的仇恨,虽然他们打了我,但谁都有不懂事的时候,我自己小的时候可能也会犯错误。”

否认认识部长

昨天下午,彭先生在的认证微博上表示,他们已经做出了决定,“目前已经委托律师起诉了,法律怎样解决就怎样解决。我接受他们的道歉,就仅仅是接受道歉,不代表别的。”对于有网友质疑二人的身份背景,彭先生在微博上说,“我们是很普通的外地来京创业的,不会认识什么部长。”彭先生在微博中称,他们的伤口还是很胀痛,医生说是正常反应,但还需观察。

医疗费目前自己负担

目前,记者了解到,夫妻二人的医疗费,一直是由他们自己负担,而他们5岁半的孩子,则一直放在亲戚家中。“我们不会过于溺爱儿子。”杨女士表示,“孩子做得不对的,我们也不会舍不得打。”“下午,我的手机几乎被打爆了……我和丈夫只想做个普通的市民,但这件事出来之后,我们都身心疲惫,想尽快回到普通人的生活。”杨女士说。

李双江之子被指半夜开车扰民

宝马司机李某,1996年4月出生于北京音乐世家,父亲李双江、母亲梦鸽均是知名歌唱家。

李双江称舍不得打儿子

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老来得子的李双江曾多次谈到儿子。李双江曾表示“我不打(儿子),舍不得,有时真想打,但不能打,劝说,我们吓唬一下。还没有打,自己的眼泪先掉下来了。”梦鸽也曾在受访时称“我们有这样的儿子很幸福,孩子的成长应该说很顺利,他是一个很热爱音乐,很有情趣的孩子。我们希望孩子能健康,身体和心理同样健康,能够快乐、幸福、有成绩、回报祖国。”

“邻居”称半夜开车扰民

不过,昨天,一位中年女性匿名打电话到本报,称自己是李双江的邻居,也住在解放军艺术学院内。“从六月份开始,李双江的儿子便每天晚上开着这辆宝马车出去,基本都在12点左右,引擎的声音特别响,到凌晨一两点才回来,回来还按很响的喇叭,”该匿名者说,“院里的邻居都不堪其扰,简直没法睡觉了,但又不敢得罪他。”

两天前,另一名自称是李某朋友的匿名者,对本报称,李某“平时性格就比较狂妄,总觉得自己爸爸是李双江就了不起,经常在我们面前炫耀。”

律师观点

李某未成年可免予刑罚 昨日,雄志律师事务所周密律师表示,寻衅滋事罪基于发泄或显示威风,无端寻衅的动机,对不特定的对象进行伤害,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对其进行刑拘,定罪与案情相符。

此外,经警方鉴定,李某车内的枪状物为塑料玩具枪。对此,周律师表示,塑料玩具枪和此前网传的仿真枪有本质区别。根据我国相关法律,持有仿真枪则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枪支管理法》等法律,但持塑料玩具枪并不违法。

尚权律师事务所王冠律师认为,由于李某未满16周岁,属未成年人,因其心智尚不成熟,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其不用承担刑事责任,应由其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但李某的父母,作为他的监护人,须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赔偿伤者的医药费、营养费等。此外,未成年的李某尚无资格考取驾照,其驾驶的宝马车所有者应承担连带责任,对伤者进行民事赔偿。

暗访

办张普通套牌只需450元 此次打人事件让套牌车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昨日,记者走访调查发现,套牌极易办理却很难查处,办理一张普通的汽车套牌只需450元,而且任何车牌都可套取.

办假证者

蓝牌黑牌军车牌都能办 昨日下午2时许,记者来到位于南四环花乡桥附近的北京旧机动车交易市场,打听哪里可以办理轿车套牌。

假车牌有南北方之别

一名工作人员指着远处电线杆上的小广告说:“那些办(假)证的人,基本都能办套牌。”

随后,记者联系了一位姓赵的办理假证男子称要办理套牌,对方当即表示,他有十多年的办牌经验,“无论是蓝牌、黑牌还是军车牌,想要什么牌就办什么牌,要新有新,要旧有旧。”

赵姓男子说,假车牌有南北方之别,“北方制造的假牌照都是小轧钢厂做的,工艺有些粗糙,一张牌450元。如果想要高仿的牌照,最好从南方定做,每张牌800元,而且3天就能到货。”

称还可办假行驶证

“假牌照肉眼都看不出来,只要规规矩矩开车,别出大的交通事故就行。出了事故你就想办法私了,别公办,一公办就被查出来。”赵姓男子详细询问记者车辆的型号、颜色、款式后,称“好车最好办好的套牌,比如黑牌,显得有档次,普通车一般的牌子就行。”听说记者想要办理一张普通的蓝牌,男子还细心地询问喜欢什么样的数字,“根据数字找车牌号,再找个型号、颜色一样的车。”

该男子说,如果没有行驶证,还可以根据车辆信息,办理假的行驶证。

二手车商

倒卖黑车商家也办套牌 曾在北京旧机动车交易市场倒卖二手车多年的曹先生称,办理套牌的车主要有两种,来路不正的黑车和走私车。“偷窃销赃的黑车,一般价格比较便宜,但是来路不正,购买后无法过户,只能办套牌。走私车一般都是好车,也因为不合法,只能办理套牌。”

曹先生还表示,一些倒卖黑车的商家甚至也办理套牌,将黑车冒充正规二手车卖给消费者。

回应

交警

套牌车难鉴别发现将扣车 丰台区交通支队大红门大队队长刘晓军表示,所谓套牌,就是套用其他车的车牌非法上路行驶。

“套牌车的鉴别难度很大,一般肉眼很难看出来。交警发现可疑牌照后,需要进行细致的检查,比如核对发动机型号、车架号,甚至向车管所核实信息。”刘队长说,套牌车往往会逃避各种应缴的交通费用,甚至出现交通事故时,肇事逃逸也难以追查,“套牌车危害深远,发现后将扣留机动车。”